ふわふわ、ふあんふあん。
在气泡里穿梭飞行。

【应该是甜甜的段子。】

亚瑟每次被阿尔弗雷德轻松一横抱起去向房间的时候,总是会不由得怀疑:自己真的有那么轻吗?阿尔弗雷德笑了笑,没有回答,而是将他怀中的英/国人搂得更紧。

怎么会轻呢。阿尔弗雷德心想,这可是我整个世界的重量啊。


评论(2)
热度(46)

© 球球球秋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